德信与祖仪到病院探望仍昏迷的忠伯,志恒感不是味儿。忠伯苏醒,得知爱犬被打死,回忆和爱犬建立的感情,悲从中来。警方证实忠伯的爱犬是被高尔夫球棍击毙,球棍证物却意外遗失,但转折下被添胜拾得,并带到立堂记。祖仪得…
德信在立堂记货仓发明一套来历不明的高尔夫球棍,查阅有关资料后,梦见高尔夫球场的情形,醒来时惊悉已睡了一日多。球棍卖出,德信送货到顾客家中,赫见屋内的宠物犬都惊慌乱吠。球棍最终被退货,德信清洗球棍时看到洗出血…
桂芬在德信、祖仪、永康面前,道出往事。志恒接载祖仪及德信,但二人倾谈着桂芬与桂芸的离奇照片,志恒搭不上嘴。永康、桂芬家门外被淋红油,永康再次请求玉玲乞贷还债不果,更被赶走。德信带祖仪返家看看旧手提电脑的照…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--== 选择主题 ==--